| 设为首页 |华夏五千年论坛| RSS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老北京的事 > 说说北京的事儿

《北京历代城坊宫殿苑囿》之唐代的幽州城

时间:2009-02-19 10:46:43  来源:  作者:

   “自晋至隋,幽州刺史皆以蓟为治所。”实际上,自东汉即如此,东汉初年朱浮为幽州刺史治蓟城,东汉末年刘虞为幽州牧亦治蓟城。唐玄宗开元十八年(730 年),分割幽州东部的渔阳、玉田、三河等三县另置蓟州(治今天津蓟县),后世蓟的名称逐渐用来专称今天津蓟县地区,原来的幽州蓟城大多称幽州城,一般不再专称蓟。

(一)唐幽州城郭

    唐代幽州城的规模,“蓟城南北九里, 东西七里,开十门。”据此,唐幽州城周长三十二里,约合今23 里(每唐里约合今0.72 里),是一座南北略长,东西略窄的长方形城市。

    根据已发现的唐人墓志铭文和鲁琪先生的研究,兹考述唐幽州城郭四至如下。

    东垣

    1951 年在北京东交民巷御河桥发现唐元和三年(808 年)任紫宸墓志,记述其墓的方位在幽州城东北七里(约合今5.04 里)有余。

    1956 年在北京永定门外安乐林又发现唐建中二年(781 年)姚子昂墓志,记述其墓方位在幽州城东南六里(约合今4.32 里)。

    这两块墓志铭文分别从东北、东南方向记述唐幽州城的方位,距离接近。从御河桥和安乐林分别向西南、西北方向推进大约6里和5里,正是今北京宣武区菜市口一带。菜市口偏西路南有烂缦胡同,旧称烂面胡同.

    烂缦胡同既是唐幽州城东城壕,今法源寺又位处唐幽州城东南隅,那么唐幽州城的东垣当在今烂缦胡同和法源寺之间的南北一线。

    西垣。

    前节已述白云观以西土城台即西晋幽州蓟城亦即唐幽州城的西北隅,故由此土城遗址向南经小红庙村之南北一线,即为唐幽州城的西垣。

    1974 年在广安门外甘石桥北的北京钢厂院内发现唐大中九年(855 年)侯氏墓志, 记述其墓方位在幽州城西三里。北京钢厂东西广3.5 里,侯氏墓志出土于院西南隅,据此唐幽州城西垣当在院内东侧,此亦正在白云观西土城台与小红 庙村之南北一线上。故此,唐幽州城西垣在今白云观土城台至小红庙村之南北一线确定无疑。在加上广安门外莲花池(古西湖)东流的莲花河(古洗马沟)在甘石桥突然折而南流,且河道顺直,正在前述西垣西侧一线,此应即唐幽州城的西城壕。

    南垣

    1952年在北京城南部陶然亭公园以西的姚家井发现唐信州刺史薛氏墓,其方位虽无铭文记载,但根据墓葬应在城外的原则推测,唐幽州城的南城垣应在姚家井以北的东西一线。在姚家井西北三里白纸坊西以北有崇效胡同,原有崇孝寺。有学者认为今白纸坊东西大街一线当是唐幽州城南垣。按照目前比较准确的说法,唐幽州城南垣应在白纸坊东大街以南、姚家井以北的里人街一线。如此,则复原的幽州城南北6 里(约合唐8.3 里)、东西5.5 里(约合唐7.6 里),且城周长23 里(约合唐32 里),比较接近史籍记载。

    北垣
   
    唐幽州城北城垣的情况比较复杂。

    1972 年在北京西四羊肉胡同出土唐贞元六年(790 年)任希墓志,记述其墓方位在幽州城北五里。

    这一发现对判断唐幽州城北城垣的位置十分重要。唐五里约合今3.6里,由此可以推测唐幽州城的北城垣在羊肉胡同以南3.6 里左右的东西一线。从西四羊肉胡同向南4.5 里(约合唐6.2 里)是宣武门内大街头发胡同一线。头发胡同是一条东西方向街道,地势比周围显然凸起,当即旧城垣遗址。头发胡同以北数十米有受水河胡同与之平行,原称臭水河,本是一条明沟,早已成平地。受水河当即城壕遗址。从头发胡同向西,经白云观北,正可与土城台古城垣北端相接。故此,唐幽州城的北城垣当即在头发胡同、白云观西土城台之东西一线。受水河胡同即唐幽州城之北城壕。

    但是,这还不是问题的最后的答案。

    1929年在位于今北京西城区二龙路的教育部院内发现过唐咸亨元年(670年)仵钦墓志,记述其墓方位在幽州城东北五里。

    这两块墓志给判断唐幽州城的北城垣方位带来困难。因为它们记载的方位,里数相同,但实际出土地点却相距很远。对此,我们必须做出合理的解释,才能彻底解决唐幽州城北城垣的方位问题。今北京宣武区下斜街东有老墙根胡同,为东西走向。三十年代时,此处尚有古城遗址。张江裁《燕京访古录》云:“宣武门外老墙根有半截废城一段,长一丈八尺,高九尺。城砖坚固,石基如新,平嵌一石..上刻隶书‘通天’二大横字,左刻‘辽开泰元年’五字,右刻‘北门’二字,均隶书。考此处为辽时内城东北隅也。”震钧《天咫偶闻》则推测这里是辽南京的北垣。

    其实,将老墙根作为辽南京通天门遗址,肯定是后世好事者的伪作。这从“城砖坚固,石基如新”的描述和对门额的描述中都可看出明显的伪造痕迹。但是,老墙根虽非辽南京通天门,其是一处古城址却真实无疑。今老墙根胡同仍地势突出,街南地势明显低下,显示出其历史上曾是城垣基址的遗貌。从老墙根向北推4.2 里(约合唐5.8 里),正是西城区二龙路一带,与仵钦墓志记载基本相符。

    据此推测,唐幽州城的北城垣可能曾有改动。

    咸亨元年(675 年)时北城垣在白云观西土城台至老墙根,成一西北至东南的斜线,故在二龙路教育部院内发现的仵氏墓志称在幽州城东北五里。

    至迟在贞元六年(790 年), 幽州城北城垣已改为白云观西土城台至头发胡同一线。

    故在西安门发现的贞元十五年(799 年)卞氏墓志和在西四羊肉胡同发现的贞元六年(790 年)任氏墓志,亦称在幽州城东北五里或北五里。

    这次改筑,北城垣的西端没有变化,只是东端向北移动,东西取直,原来北城垣的东段就作为老墙而遗留在幽州城中。其改筑的时间,从目前掌握的资料推测,当在咸亨元年(670 年)至贞元六年(790 年)的120 年间。

    综上所述,我们基本可以确定,唐幽州城的城廓

    东城垣在今北京宣武区烂缦胡同与法源寺之间的南北一线,

    西城垣在白云观西土城台至小红庙村之南北一线

    南城垣在今北京宣武区姚家井以北的里人街东西一线

    北城垣原在白云观西土城台至老墙根一线,后改至土城台至头发胡同一线

(二)唐幽州城内子城和建筑

    前已述之,唐碑云悯忠寺处幽州城东南隅,故子城位置当是幽州城内西南隅。中国古代城市中有子城之称,据史籍记载,始于南北朝时期。唐代各州军府于城内筑子城,成为常制。此子城位幽州城内西南隅,其东、北两面城垣在城内,南、西两面城垣即傍幽州城。唐幽州城应有八门,即每面城垣开两门,中国古代城市的一般规划布局,对应的两座城门之间应有直道相通,全城街道呈棋盘状。

     唐幽州城既有八门,理应至少有四条东西和南北交错的主要街道。此外,相邻的两座城门之间也应有所谓“顺城街”,以便防守运兵。在子城筑起以后,西行大道中偏南的一条和南北大道中偏西的一条即不复能直通城外,而别与子城东门、北门相对。其中西行偏南的大道也就是悯忠寺、智泉寺南临的大衢,即今北京宣武区南横街一线。安史之乱以前,唐幽州(范阳)都督或节度使的府衙就在幽州城子城。

    安史之乱中,肃宗乾元二年(759 年)史思明自称大燕皇帝,改幽州(时称范阳)城为燕京,以子城为皇城。《安禄山事迹》载:史思明在子城“置日华等门,署衙门楼为听政楼,节度厅为紫微殿”。日华门是出入皇城的主要城门,此门从命名来看,应在东侧。唐西京长安宫城的东门即称日华门,史思明僭即帝位,为自尊崇,必然一切仿照唐朝制度。据此,所谓日华门当即原子城东门。子城上又有逍遥楼。唐幽州城内的建筑,史籍中亦有零星记载。

    毗沙门神又称多闻天, 是佛教护法四天王之一。古代北方以毗沙门神为随军护法、乞胜利之神,其像十分威武,右手持戟矟,左手托腰上,脚踏二夜叉鬼,面作甚可畏形。唐幽州城是北方军事重镇,其置毗沙门神寺是理所当然之事。该寺在幽州城南, 既然可藏匿百余匹马,规模当亦十分宏大。

    幽州城内有宴设楼,即原蓟丘搂, 其址在幽州城内西北隅。唐幽州文武官员常在蓟丘楼设宴赋诗,故后又改名宴设楼。

    唐幽州城又有临朔宫遗址,是隋炀帝发动辽东之役时的行宫。临朔宫宏伟壮丽,多积珍宝,内有怀荒殿等建筑,常屯兵数万。关于临朔宫的处址,学者历来意见不一,或指幽州城内,或认为在幽州城外。临朔宫在唐初尚存,其后败毁,宋辽之际已无遗迹可寻,这从使辽归来的宋使臣语录中绝无临朔宫其名,即可得知。唐代,幽州是北方佛教胜地之一,今北京西南郊房山区云居寺即创于隋唐之际,藏有大量石刻经板。

    唐幽州城内也有多座佛寺,或创自前朝而沿袭不衰,或唐代新建。唐代时,蓟城内东南隅有智泉寺,其西是悯忠寺。

    智泉寺在悯忠寺(今北京法源寺)之东,后改称延寿寺,今已不存。凭藉悯忠寺的方位,可知此子城当在今北京法源寺以西。

    智泉寺相传是东魏幽州刺史尉长命创建,俗称尉使君寺,后改名智泉寺。隋仁寿四年(604 年),幽州总管窦抗曾在此建木浮图(即木佛塔)五级,其下安放佛舍利。唐武则天之世,智泉寺改称大云寺,开元中又改称龙兴寺。唐大和八年(834 年),该寺被雷火所焚。唐武宗会昌五年(845 年)诏削毁佛寺,此寺遂遭废毁。会昌六年(846 年),武宗死,宣宗再崇佛教,幽州士庶遂于智泉寺遗址建胜果寺,后改称延寿寺。

    悯忠寺是唐太宗贞观十九年(645 年)为悼征辽阵亡将士而建,即今北京法源寺。悯忠寺是唐代幽州第一名寺,占地甚广,规模壮丽,其中有楼、阁、台。唐武宗诏命天下削毁佛寺时,悯忠寺以太宗创建之故,得以幸存。会昌六年(846 年)复藏原智泉寺舍利于寺内多宝佛塔下。中和二年(882 年)悯忠寺遭火灾,楼台俱烬。景福元年(892 年)复兴建观音阁,横壮妙丽,逾于往日,并迁多宝佛塔下佛舍利于观音阁内。悯忠寺自唐以下,历辽金元明清而不衰,直至今日。这座寺院不但是著名古迹,而且是今日得以确认唐幽州蓟城的重要依据。

今北京法源寺
(三)唐幽州城的坊和市
    唐代城市内的基层单位称“坊”。坊是由街道分割成的一块块的封闭结构的居民区,其名定于隋,其制乃沿袭先秦至秦汉时的里(又称闾、闾里)以上所谓闾、闾里,都是居民区的称呼。
    “里”的规制:“方三百步为一里,里开四门,门置里正二人,吏四人,门士八人”,“里”但设于城内,而且设于近城郊外。当时“里”是居民区的正称,“坊”是俗称。坊的格局为田字形,四面有坊墙,各开一门;相对的两门之间有巷相通,呈十字交叉形。这和北魏“里”的格局相同。唐代坊的形制也一仍其旧,“每坊皆开四门,有十字街四出趣门。”这是唐长安城内坊的形制,其和北魏、隋代的洛阳相同。
    在宋代以前,坊和市是有严格界限的。“里”是工商艺人居住的地方,“市”是他们从事商业活动的场所, 两者是严格分开的。
    唐幽州城的坊和市,史无明文,无从详知。辽南京既为26 坊,且坊名多仍唐旧称,推测唐幽州城内也分26 坊,理应大致不误。唐幽州城26 坊之名:罽宾坊、卢龙坊、肃慎坊、花严坊、辽西坊、铜马坊、蓟北坊、燕都坊、军都坊、招圣里、归仁里、东通阛里、劝利坊、时和坊、遵化里、平朔里、归化里,隗台坊、永平坊、北罗坊、齐礼坊、显忠坊、棠阴坊、归厚坊、玉田坊,开阳坊。以上坊区,由于年代久远,再加以城市布局变化,已难以一一复原。
    唐中宗神龙中(705—707 年),很多少数民族羁縻州县置于幽州,计有奚、契丹、突厥、靺鞨等族,此外还有同罗、回纥等族人口也在幽州居住。唐代,大运河真正发挥了沟通南北经济的作用。大运河将唐幽州城与江淮、关东富庶之区联系起来,商市比往日更加繁荣。从北京房山区云居寺唐代石经题记中,我们可知当时幽州城内有米行、白米行、大米行、粳米行、屠行、肉行、油行、五熟行、果子行、椒笋行、炭行、生铁行、磨行、染行、布行、绢行、大绢行、小绢行、新绢行、小彩行、丝棉行、丝帛行、幞头行、杂行、杂货行、新货行等等。从捐经题记的数量中,可以看出米行、肉行经济力量比较雄厚, 对市场应有较大影响力。
    上述20 余行的商业活动,都集中在“市”中进行。唐幽州城的“市”,位置在城北,是北方著名的市场,又称幽州市、三市、互市。

来顶一下
近回首页
返回首页
如果您有什么看法,请您及时写下宝贵的意见 共有条评论
验证码: 匿名发表
推荐资讯
中华最聪明的十个历史人物
中华最聪明的十个历史
64件(组)禁止出国(境)展览文物(互联网最全面的详细介绍)
64件(组)禁止出国(境
铜屏风构件5件(西汉)-禁止出国(境)展览文物
铜屏风构件5件(西汉)
八重宝函(唐朝)-禁止出国(境)展览文物
八重宝函(唐朝)-禁止
相关文章
栏目更新